苦雨初霁

百科 2022-03-03
苦雨初霁

苦雨初霁

《苦雨初霁》是北宋诗人李觏的一首诗,立足点不同常人,且对于文字的提炼有很大的功夫讲究,鍊字手法耐人寻味。

基本介绍

  • 作品名称:苦雨初霁
  • 创作年代:宋代
  • 作品出处:宋诗鉴赏辞典
  • 文学体裁:七言律诗
  • 作者:李觏

作品原文

积阴为患恐沉绵,革去方惊造化权。
天放旧光还日月,地将浓秀与山川。
泥途渐少车声活,林薄初乾果味全。
寄语残云好知足,莫依河汉更油然。

作品译文

久积的阴雨成为祸患,担心它继续阴沉连绵。阴雨一旦被革除,人们才对造化的力量之大发出惊叹。天空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人们见到了日月。大地把浓浓的秀色赋予了山川。路上的泥泞少了,车子才跑得更欢。树木稀少的林子里,雨水刚被太阳晒乾,树林里在这个季节里应该有的野果样样齐全。聊且寄语天空中的残云你要知足啊,不要因为依靠着银河里的流水就让人间的雨水再度“油然”。

作品赏析

李觏有《论文》诗:“今人往往号能文,意熟辞陈未足云。若见江鱼须痛哭,腹中曾有屈原坟。”反对陈词滥调是李觏的重要文学观点,他的诗作,劲质崛强,生新奇特,是受到唐代韩愈、皮日休、陆龟蒙诸家影响。
久雨初霁之类,本是人们咏熟了的应时写景诗题,但到了李觏笔下,却能振聋发聩,刻意创奇,兼有古硬清新之美。诗人抓住了人们苦于久雨、亟盼新晴的特定心理,深入体察,表现出新的境界。先写积阴为患,淫雨不断,使人唯恐沉绵阴雨不可摆脱,以点出题面的“苦”,为下句的“惊”蓄势。苦雨一朝散去,令人喜出望外,使人们感到惊讶,大自然挥手之际便可以雨去晴来。积患既除,人们感到耳目一新,轻鬆愉快,进入了一个新天地。所叙下一联“天放旧光还日月,地将浓秀与山川”,就接写造化之功:这里不说日月重光,而说把旧光还给了日月;不说山川增秀,而说将浓秀付给了山川。这种拟人写法,把天地造化写活了。此联虎虎有生气,“皮毛落尽,精神独存”(《宋诗钞序》语)。接着一联,具体写景,转向精细入微的刻画,诗人敏锐的观察和独到的感受,主要体现在初霁时的景象转换和感觉变化。车声、果味,一为听觉,一为味觉,再加上上联的光影色彩,使初霁的境界全出。人们欣悦之情不言而喻。而最后一联,却又峰迴路转,再出一层意思:“寄语残云好知足,莫依河汉更油然。”诗人从人的心情说,苦雨太久,心有余悸,担心新晴不老,旧雨重来,因此寄语残云:该知足一点了,可别靠着天上河汉的水势,再来油然兴云、沛然作雨,破坏这美好的晴光。这一结束,语重心长,深得抑扬顿挫之妙。
这首诗在鍊字上很见功夫。沈德潜《说诗晬语》说:“古人不废鍊字法,然以意胜而不以字胜,故能平字见奇,常字见险,陈字见新,朴字见色。近人挟以斗胜者,难字而已。”这首诗中的“活”、“全”等字,虽然平常朴素,但却十分精彩。“车声活”的“活”字,圆转流利,表达出一种愉快感,它与原先车轮在泥泞中带水拖泥的咿呀之声,形成对照。“林薄初乾”(林薄,指茂密的丛林草木),叶上初阳消宿雨,果味尝来,很是鲜美,着一“全”字,不坐实,不说死,但用来恰到好处。像这样的鍊字法,很值得玩味。

作者简介

李觏(1009—1059),字泰伯,建昌军南城(今属江西)人。世称盱江先生,又称直讲先生。1042年(庆曆二年)举“茂才异等”不第。倡立盱江书院。皇祐(1049—1054)初期,因范仲淹的举荐试太学助教,历任太学说书、管勾太学。拥护“庆曆新政”。极力排斥佛、道二教。以文章知名,有《直讲先生文集》(亦称《盱江文集》)。

2020-03-06 13:00: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