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的绵羊读书赏析 读后感(3)篇

读书赏析 2022-02-25
优秀的绵羊读书赏析 读后感(3)篇
作者:威廉·德雷谢维奇
2008年,在常春藤盟校待了24年之后,耶鲁大学教授威廉·德雷谢维奇决定辞去自己的终身教职,离开这所常春藤名校。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他感觉当前的美国精英教育已经陷入了误区,这套系统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大都聪明,有天分,斗志昂扬,但同时又充满焦虑、胆小怕事,对未来一片茫然,极度缺乏目标感:他们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特权泡泡里,所有人都在老实巴交地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。他们非常擅于解决手头的问题,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解决这些问题。在即将辞去耶鲁教职之际,他发表了一篇文章《精英教育的劣势》来讨论这些问题。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几周之内,它的阅读量就超过了10万次(后来的累计阅读量超过了100万次)。
优秀的绵羊在线阅读地址

优秀的绵羊读书赏析 读后感 第(1)篇

《优秀的绵羊》:知其然必知其所以然

有句老话说:知其然必知其所以然。大卫·福特斯·华莱士在《生命中最简单有最困难的事》这本书里开篇讲了一个故事引发了人们的深思:有两条小鱼在河里游泳,突然碰到一条老鱼向他们游过来,跟他们打招呼说:你们好呀,小伙子,水里怎么样?小鱼继续往前游了一会,其中有一条小鱼忍不住了,对另一条鱼说:水是什么玩意?

这个故事向我们阐述了最简单的道理:最明显,最普遍,最重要的关系,我们往往最难发现,最少谈论。就像我们每天呼吸,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呼吸,每个人都知道到了一定的年级应该上学,却不知道上学真正的目的是什么,似乎上学只是为了硬性完成国家规定的九年义务教育,满足家长的需求。换句话说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要干一定的事情。

学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?为了长大以后能有一份好工作,养活自己。这么说也对,也不对这么说有点太片面了。在《优秀的绵羊》这本书书里,作者威廉·德雷谢维奇用自己24年在常青藤盟校的经验给我们讲述美国精英学校如哈佛,耶鲁、普林斯顿大学,这些高校的发展历史及那些精英学校的学生们的现状,以此来告诉我们接受教育的真正目的是:为结冰的内心开出一道光明的大道,帮你摆脱生命中循环的无聊,获得内心的自由。

威廉·德雷谢维奇(William Deresiewicz),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在耶鲁大学担任过10年英文教授,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过5年研究生导师。他的文章《精英教育的劣势》(The Disadvantage of an Elite Education)在网络上点击率超过100万次。除了经常应邀在各个大学发表演讲之外,他还是一名颇有影响力的文学评论家,其文章经常出现在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大西洋月刊》、《国家》、《新共和》上。

想要真正的获得内心的自由我们需要从根源上了解:为什么说当代精英教育系统是一个强迫你选择学习还是成功的系统?

为什么说当代精英教育系统是一个强迫你选择学习还是成功的系统?

这一点从当代的大学录取机制不难得出:大学生的录取标准支撑起了整个教育系统,或者说教育围绕着学生而运转。为什么这么说,一个孩子从出生3岁上幼儿园开始,每一个位家长都希望能够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,将来上一个好大学。大学的录取标准采取了优胜略太制度,高考是一个最大的门槛,高考的成绩总是让几家欢喜几家愁。这样的录取制度从何衍生出来的呢?

在《新教当权者》这本著作中E·迪毕·波茨尔谈到,慢慢改变的格局,工业经济爆炸式发展,催生了新的财富和财团控制政府,铁路系统把原有的区域经济连接成了整体的网络,区域经济变成了国家经济。原有的精英开始意识到应该成为全国性的精英。新贵为了巩固自己现有地位推行一种新的制度:创建丰富的学府机构,为富裕家庭的年轻绅士们搭建平台,巩固自己的人脉,并互相认可彼此在社会顶层的地位。

这种演变只是社会的一个缩影,我们不难看出在当今各个国家,尤其是中国教育的现状,名校的学区房天价增长,家长一边感叹应该还孩子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,一边又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于是为了迎合家长的这种心理,各种婴幼儿启蒙班,英语启蒙班,奥数启蒙班等等迅速崛起。似乎孩子从出生开始就要为今生奋斗。

在《被选中的:哈弗、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史》中揭露的那样,虽然录取是根据入学考试成绩而定,但是有些科目,如希腊语,拉丁语,公立学校根本不提供,因此美国大部分高中毕业生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被名校录取,但是来自“对口学校”的学生,不管成绩多么糟糕,还是有机会被录取。

在北京一些重点初中,高中也纷纷效仿那些名校的做法,比如在小升初的过程中最后一道8分加分题就是奥数题目,但是九年义务教育里小学课程里是不能够有奥数的课程,家长为了能让孩子拿那8分,有的甚至从1年级就开始要孩子去上课外辅导班学奥数,而很多课外奥数班都是用选拔的方式来增加门槛,说白了就是你过来报名我不一定有名额你得等,等到有人毕业了或者有人跟不上了主动退课了,下一个再来。我想这也是这些班的火爆原因,一是家长迫切希望孩子升入重点中学,二是培训机构故意设置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青睐。就像《优秀的绵羊》里说的那样,学生追求的不是自己想做什么,而是大家都在做什么。

没有一个国家需要20000颗核弹,除非另一个国家有19000颗核弹,没有一个孩子需要上11种课外辅导班,除非有一个孩子上了10种课外辅导班。这种教育系统培养下的孩子就像长颈鹿的脖子别越拉越长,越拉越畸形,可能最终吃到了别人认为最好吃的叶子,但是自己内心却充满焦虑与恐慌。

优秀的绵羊读书赏析 读后感 第(2)篇

2005年1月,时任哈佛大学校长的劳伦斯·萨默斯发表言论称:高科技和工程领域因天赋和兴趣不同而导致的“性别差异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女子学理逊于男子”的观点,劳伦斯·萨默斯的观点立刻招致了猛烈的攻击,许多人基于西方社会的“政治正确性”原则,指责他发表歧视性言论,劳伦斯·萨默斯也因此辞去哈佛校长一职。

也是因为这一个原因,很多人都默默在一个错误的领域深耕多年,因为越雷池一步你很可能遭受到猛烈的攻击。但是还有很多人一反常态,勇敢的将自己的不同观点剖析出来,虽然遭到激烈的批评,但是依然坚持己见,因为他们始终相信真理是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的。

像这劳伦斯·萨默斯这样敢于勇敢站出来说不的人还有《优秀的绵羊》作者威廉·德雷谢维奇,用批判性思维的方式像我们你阐述了,当前教育系统下培养出来的大学生聪明,有天赋,而且斗志昂扬,但同时又充满焦虑,胆小怕事,对未来一篇茫然,极度缺乏好奇心和目标感。他们非常善于解决手头问题,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解决这些问题。

威廉·德雷谢维奇(William Deresiewicz),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在耶鲁大学担任过10年英文教授,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过5年研究生导师。他的文章《精英教育的劣势》(The Disadvantage of an Elite Education)在网络上点击率超过100万次。除了经常应邀在各个大学发表演讲之外,他还是一名颇有影响力的文学评论家,其文章经常出现在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大西洋月刊》、《国家》、《新共和》上。

《优秀的绵羊》告诉我们学生该如何找到真正的自我,不做那只优秀的绵羊?

当今的教育系统是一个强迫你选择是学习还是成功的系统,这是作者威廉·德雷谢维奇的观点,事实上是否真的这样?我们回顾一下自己今天所经历的现状,大概不会否认威廉的这一观点,每一个当家长的一边渴望能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,一边又担心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。在这种两难的状况下大部分家长选择了后者,于是我们看到很多3岁就开始上各种课外辅导班,幼儿英语,小学奥数等等。

我们不难看出在当今各个国家,尤其是中国教育的现状,名校的学区房天价增长,家长一边感叹应该还孩子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,一边又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于是为了迎合家长的这种心理,各种婴幼儿启蒙班,英语启蒙班,奥数启蒙班等等迅速崛起。似乎孩子从出生开始就要为今生奋斗。

在北京一些重点初中,高中也纷纷效仿那些名校的做法,比如在小升初的过程中最后一道8分加分题就是奥数题目,但是九年义务教育里小学课程里是不能够有奥数的课程,家长为了能让孩子拿那8分,有的甚至从1年级就开始要孩子去上课外辅导班学奥数,而很多课外奥数班都是用选拔的方式来增加门槛,说白了就是你过来报名我不一定有名额你得等,等到有人毕业了或者有人跟不上了主动退课了,下一个再来。我想这也是这些班的火爆原因,一是家长迫切希望孩子升入重点中学,二是培训机构故意设置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青睐。就像《优秀的绵羊》里说的那样,学生追求的不是自己想做什么,而是大家都在做什么。

没有一个国家需要20000颗核弹,除非另一个国家有19000颗核弹,没有一个孩子需要上11种课外辅导班,除非有一个孩子上了10种课外辅导班。这种教育系统培养下的孩子就像长颈鹿的脖子别越拉越长,越拉越畸形,可能最终吃到了别人认为最好吃的叶子,但是自己内心却充满焦虑与恐慌。

优秀的绵羊读书赏析 读后感 第(3)篇

因机缘认识一帮来自名校的孩子,这批孩子初高中一路上的都是本城No.1,甚至于高中主流课程是由双料博士教的,教师水平、学生质量及教学水准堪称完美。孩子们各自进入由五湖四海的优质学生组成的一流大学,四人一间的宿舍常常住不满,校外自由租房,专业马马虎虎,玩游戏、谈朋友、睡懒觉、听讲座、搞聚会,不亦乐乎。毕业后有成为Facebook ,腾讯的码农,安永的审计,有银行和投资公司的职员,还有专利代理人等;继续攻读者有医学院硕博连读,北大光华、哥大、布朗读研读博等,而现在无论是继续深造的还是踏上工作岗位的,2019年新年愿望有一条,居然是“求包养”,玩笑话也见境界了。隐隐感觉教育确实陷入了误区。看到耶鲁大学教授威廉.德雷谢维奇《优秀的绵羊》一书以为可以找出原因,看完后没有然后了。国内一流大学虽不能和世界强一流“哈耶普”比肩,但同质化的培养使全世界的好学校和优秀学生都差不离。优秀学生大都聪明有天分,但同时又充满焦虑、胆小怕事,对未来茫茫然,缺乏目标。威廉教授一直认为,最近几任的总统候选人都是精英治理失败的典型,包括逆袭总统奥巴马。“现在我突然意识到,我们真正要做的,不是让所有孩子都能上常春藤盟校,而是要让那些没上常春藤盟校(或任何私立学校)的孩子,也能享受到一流的教育。”姑且不论所有孩子都能上一流学校的可能性,即使上了,不是又培养了一群优秀的绵羊?n

2019-04-23 20:32:57